廢桜町

女性向偏多,观看注意。

--年

--月--日

(--曜日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2010年

03月09日

(火曜日)

i'm so happy to be a superman 5 [fin.]

很久很久之後。

地球外。

超人抱著穿著太空服的蝙蝠俠,靜靜地看著地球。

那一直抿着的唇,突然打開,說了這麼一句話。










其實你知道你的存在,代表什麼嗎?。”







超人眨了眨眼。












他的眼中,突然湧出了泪水。








[Fin.]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10年

03月09日

(火曜日)

i'm so happy to be a superman 4

世界一片祥和。

是的,安靜得猶如死去。

犯罪早已遠離人民。

可是恐怖無所不在。



送走了另外一個世界的他們后五年。

其實所有人都知道,這個世界就要睡著了。

永遠地睡去。

唯一握著關鍵之鎖的蝙蝠俠,依然每天抿着嘴查看電子儀器。

仿佛一具機器人,只進行例行事務。

而超人每天依然完美地領導著英雄們。

工作。工作。工作。



――已經到這一步了。

――那麼即使讓全世界替他的愛陪葬,也并沒什麽。



殺掉Luther的那一刹那,超人才知道,自己很弱小。

比任何人以為的,都要弱小。

――竟那麼輕易地,就踏過了自己的界限。



而他们,其實都是一樣的。



超人開始害怕。

自己就算了。

Bruce呢?

有多少次,他們差一點就立場相反?

當然,假設毫無疑義。

因此,墮落,只有自己一個就夠了。

墮落了,他就可以創造一個,Bruce不會受傷、不會墮落的世界。



我很高興成為超人。

因為,我有能力保護我珍愛的人。


2010年

03月09日

(火曜日)

i'm so happy to be a superman 3

超人脫下了鮮紅的披風。

他覺得那顏色太傻了。

蝙蝠俠換走了純的戰甲。

他覺得那顏色太假了。



他們仍然有做愛。

可是每次都不再溫柔。

每次都猶如打仗。

不過這也是當然的。

蝙蝠俠的戀人的名字,不只是Kal-el。

完整的他早就如同超人的紅色披風,不知所蹤了。

而這個狀況,就連他也改變不了。



他沒辦法。

是的,他沒辦法

因為如今,他也僅僅是蝙蝠俠而已



聯盟很久前有過爭論。

但這個爭論早就隨著Wally的去世,完全消失。

“必須有審判!”

超人,只不過是那根最後壓上的稻草。



沒關係。

他安慰自己。

沒關係。

――反正他活不到世界毀滅的那一天。

2010年

03月08日

(月曜日)

i'm so happy to be a superman 2

“Kal!給我回來!你已走得太遠了!”

超人看著那個被包裹在色中的男人,笑著搖頭。

他笑得很燦爛。

“Justice of Lords運行得很好,你得承認它的效力,B。”他停頓了一下,“你不是最信服數據?告訴我這三個月來你看到了什麼?”

“……”色衣物中唯一露出來的嘴巴緊緊地抿著。

“他們需要這個。”

他看著對面的男人繼續緊抿著嘴唇。

嘴唇被咬得紅艷。

超人伸出手,抓住了對方的脖子。

“――!!”

在對方來不及反應之前,他把自己的印了上去。

一如既往。

唇很温暖。

可是蝙蝠俠今天的舉動卻很反常。

他在掙扎。

覺察到這一點的超人有些驚訝。

按理來說,戀人間的親密,是不該發生這種情況的。

Kal的舌頭還没能来得及深入,就退出了。

不然,他恋人的牙齒很可能就被他自己的魯莽弄碎了。

“別這樣,Bruce。”超人皺眉,“你可以有其他方法,但別選這個。

“……”蝙蝠俠這次緊咬着牙關,白色擋鏡后的是銳利得可怕的目光。

就好像他面前站着的是那個髮紫衣的怪人。

超人與蝙蝠俠對視了一會。

然後他鬆手。

“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,太多事情了。”超人露出經典的、超人式的笑容。“稍后再見,親愛的Bruce。”

2010年

03月08日

(月曜日)

i'm so happy to be a superman

男人静静地漂浮在地球之外。

這里很安静。

很安静。

往日所聽到的聲音,如今竟是完全聽不見。

不,也許不是聽不見,只是……



男人靜靜地舉起手。

那雙手,沾了血。



血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物,以前男人的手上,也沾過很多血。

敵人的、平民的、英雄們的、朋友的――

戀人的。

不過這次的血,仍然有些不同。

這是,他所殺的人流的血。



那麼鮮豔,鮮豔得讓人暈眩。

――啊啊,不過就是殺個人罷了。

沒什麼了不起的。

我是超人。

超人,超越一切的人。

即使殺了人,也沒有任何人能給予審判。



或者,早該跨過這條線了。

爲什麼那些無惡不作的混蛋,可以長命百歲?而可憐無辜的人民,卻要時刻承受來自這些該下地獄的混蛋們的威脅?

他們永遠得不到真正的審判。

所以,就讓他來做所吧。



耳邊好像聽到在說:

――你沒有資格審判他們!!

真的沒有嗎?

他是超人,超越一切的人。

你們做不出來的事,我可以。

這并沒有什麼不對,不是么?



這世界並不是沒有人可以對罪惡做出審判的。

真正不可審判的,是他。

超人。



啊啊,真好。

我真的很高興,我是個超人。

我也很高興,去做個超人。


HOME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